行業資訊

聯系方式


天津市寶坻區寶旺旺糧食貿易有限公司
地 址:
電 話:022-29222968
傳 真:022-29222968
郵 箱:shangzhanling 11@163.com

 
行業資訊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行業資訊
你吃的五常大米是真的嗎?
作者: 發布于:2015/5/29 9:52:54 點擊量:

  哈爾濱的家庭主婦林女士最近很煩惱:她習慣在街上隨處可見的“專賣店”或者超市買名牌大米——五常大米,但是卻被懂行的人告知,其買的五常大米相當一部分都是假冒的。

  以“中國地理標志保護產品”和“中國名牌產品”著稱的黑龍江五常大米,憑借獨特品質贏得了全國消費者的青睞。然而,近幾年,五常大米“天價”“摻假”等市場亂象頻遭曝光。

  記者調查發現,五常市五常大米年產量至多為105萬噸,但業內人士估算,全國市場上標售的“五常大米”至少有1000萬噸。這意味著,市場上大量的五常大米都是假冒的。此外,所謂五常“調和米”催生了“拼縫”行業。不少五常市的“能人”從外地收稻,轉手賣給加工企業,利潤十分可觀。

  產量之謎:哪來那么多五常大米?

  記者在日前哈爾濱市香坊區某超市看到,數十袋“五常香大米”擺放在十分顯眼的地方。雖然這種大米外包裝標著“五常”以及“黑龍江五常優質水稻生產基地”的字樣,但其產地竟然是“哈爾濱市香坊區”。除了產地不符合,這種大米的銷售價格也超低。一般來說,純正的五常大米售價至少為一斤5元至6元,但超市的售價是一斤3.5元。記者問“能不能保證是五常大米”?超市人員默不作聲。

  據了解,五常大米中最優的品種是五優稻4號,五常大米的品牌就是靠它在全國打響的。五優稻4號稻種的發明人、77歲的田永泰說,2000年秋他從五優稻1號的自然變異株里,選出一個特殊稻種——命名為稻花香2號,當年冬季拿到海南加代試種喜獲成功。稻花香2號不僅脫粒后香氣襲人,就連稻子在田間生長時,都能聞到葉片香和稻谷香。

  稻花香2號經國家種子部門審定后,確定種子名稱為五優稻4號。田永泰認為,五常大米享譽全國的口碑,主要歸功于五優稻4號,所以只有它才能稱為正宗的五常大米。

  五常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副局長趙春雷認為,從原產地保護產品的定義和范圍看,所有在五常市區域內種植的大米,理論上都可以叫五常大米。2003年,五常大米被國家質檢總局確定為原產地保護產品,明確五常市全部24個鄉鎮所生產的40多個品種大米都叫五常大米,執行國家強制性標準GB19266。

  五常市農業局副局長秦利明算了筆賬:全市水稻種植面積約220萬畝,按畝產1500斤水稻計算,年產水稻150萬噸。即使按70%的最高出米率計算,全年大米產量也不會超過105萬噸。

  不過,對于五常市加工、外銷多少大米,市政府和農業、質監部門均未能提供權威統計數字。秦利明說,五常市在工商部門注冊的大米企業為292家,產能達到400萬噸。也就是說,即便理論上五常大米的總產量也不會超過這個數。

  但業內人士估算,全國市場上銷售的“五常大米”至少有1000萬噸。難怪連當地稻農都在質疑:“五常水稻產量就這么多,全國各地咋都在吃五常大米?”

  質量之虞:“調和米”到底算不算“摻假”?

  2010年7月,媒體曝光有外地企業往大米中摻入香精冒充稻花香事件,五常大米首度遭遇品牌危機。“摻假”成為五常大米的污點話題。

  記者調查發現,五常“調和米”催生了所謂“拼縫”行業。不少五常市的“能人”從外地收稻,再賣給五常市的加工企業,一轉手一斤稻就可掙3至5角錢。每天都有裝載數十噸外地稻的大車不停運進五常市。

  記者在五常市采訪了多家米業企業,對往大米里加香精、加蠟等添加劑的假冒行徑,受訪者一致表示深惡痛絕,而對于將不同品種水稻摻在一起加工成米的“摻米”現象,態度明顯曖昧很多。

  在去年五常市質量技術監督局的一份報告中,對“調和米”有比較詳盡的闡述,一是由外地稻和稻花香調和而成,不標注“五常大米”;二是由五常地產水稻和稻花香調和而成,標注“五常大米”;三是外地水稻和五常其他品種水稻調和而成,標注“五常大米”。

  多位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,由于“調和米”需要大量外地水稻,五常市周邊市縣甚至一河相隔的吉林省個別鄉鎮,專門種植一些水稻給五常水稻做“配套”。由于五常大米名氣最大,一些質量非常優良的牡丹江水稻以及慶安水稻,也甘愿給五常大米做“配角”。

  部分消費者希望購買純正五常大米,稱“調和米”本身是“摻假”行為。也有市場監管部門指出:部分企業生產“調和米”,一方面是為追求高額利潤,打擦邊球,一方面是經銷商壓低價格,米業不得已而為之。

  五常市部分企業則反駁道,“調和米”是五常大米市場定位變化的產物,旨在滿足不同消費層次需求。由于純正有機稻花香的種植、收購和加工成本高,市場價格自然就高,普通百姓根本消費不起。于是,“調和米”應運而生。

  然而,當記者以消費者的身份走訪一些米企時,得到的回答則是:你出什么價,我就給你調什么價格的米。同時,也有部分企業和農民合作社不為所動,堅持做單一品種的五常大米。他們認為,“調和米”遲早會砸了五常大米的牌子。

  監管之難:政府四處打假陷窘境

  自2010年被媒體曝光“摻假”問題后,五常市組織質監、工商、稅務、公安、農委等多個部門,對全市稻米市場進行專項整治,杜絕摻香精、給大米上蠟現象。但隨著市場環境以及消費需求的多元化,一些企業為了逐利又開始打“擦邊球”,一些新的市場經濟現象也需要界定。

  以飽受爭議的“調和米”為例,無論是外地水稻摻五常水稻,執行國家標準生產,不標注“五常大米”,還是五常本地水稻摻“稻花香”,執行國家標準生產,標注“五常大米”,都不違反國家相關法律規定,政府部門便無權阻止其加工和銷售。同樣,原來各種阻止外地水稻運進五常的辦法,自然也不能再用了。

  異地被假冒是五常大米面臨的又一困局。有業內人士介紹,相當一部分“五常大米”是在銷售地“調和”或“包裝”而成的,江西和福建等一些地方,甚至成了這些米的“產地”。

  2014年末,五常市由一位副市長帶隊,組織了10多人的打假隊伍,專程去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沈陽等地維權打假。發現各地都在打擦邊球,完全使用“五常大米”商標的并不是很多,一些標有“五常御貢”“五常稻花香”“五常稻米優質生產基地”的產品包裝若較起真來,還不構成明顯侵權。

  政府打假隊通過法律維權也在進行。在北京,已經對一家企業和兩家個體工商戶提起了訴訟,也得到了朝陽區法院的受理。但感覺勝訴把握不大,“因為對方在商標上,體現得不典型”“如果認定涉罪,也必須完全是假冒,比如主體無差別”,秦利明說。五常市副市長杜澤春直言,異地打假一是成本高打不起,二是管轄權受限制。

  趙春雷介紹,目前深圳有關科技公司已針對五常大米的鑒別做了幾年的研究,新的可靠鑒別方法有望在近期出臺。但有人質疑,靠科技鑒假實用性不強,因為一般都是出現糾紛才用科技鑒假,而且需要支付費用。

  趙春雷說,如果想讓消費者明明白白消費,就必須創新監管體系,包括修改相關質量標準,具體標明水稻品種和產地以及相關比例。

  杜澤春認為,政府要創新監管方式,加大監管力度,建立質量安全可追溯體系。同時,企業應加強“誠信”理念,樹立并保護好自己的品牌。同時,如何放大品牌效應、拉長做強整個產業鏈,是政府部門在進行農業產業化方面需要重點研究的問題。



上一篇:科研成果如何能走進田間地頭

下一篇:我國夏糧主產區小麥作物自南向北陸續開鐮收割

 

av人妻区